最爷们的是自己(图)

很多人把“剩女是怎么剩下的”都当成了研究课题,尤其那些终于结了婚的有把年纪的大姐,特别愿意分析剩女的病因。以前女孩到二十六七还不结婚父母就要动用各种关系给孩子找对象了,那会儿姑娘二八还待嫁闺中可是火烧眉毛的事。但现在,你放眼一看,到不惑还单着的大有人在,加上姑娘们都懂得保养,眼神儿不济的,人家不到60,你还真看不出老。

我有一女友,谈恋爱谈了大半生,每次感情总是无疾而终,她倒从来不灰心永远再接再厉,但也止步于此。以前都说女人是学校,我看现在男人都当校长了,培养出一茬接一茬的女强人。当年我们还混居在一个宿舍的时候,她长发飘飘,约会完总是半夜一两点才回来,经常跟个女鬼似的在屋里晃两下,倒在床上。我那会儿总担心,生怕哪天一掀她的蚊帐,里面卧着条白蛇。

有一天我半夜上厕所,发现都三点了白蛇还没回窝,正迷迷糊糊地打算接着睡觉,这闺女轻手轻脚地回来了。穿一身儿白,进屋就叹气,我大喝一声:“开灯!”把她吓了一跳。“你每天半夜这点儿,是去送路了,还是劫财去了?”白蛇没说话,抓了抓头发,忽然掉上眼泪了,我的困劲儿还没过去呢,怒气直冲云霄:“你流出来的眼泪,是你脑子里进的水吗?”后来白蛇说,她跟男朋友在路上为点小事吵架,那男的把她扔马路上自己回家了。半夜三更,白蛇自己愣是走了五里地回来了。我把应该自责的那点情绪全用在咒骂她男友上了,直到她破涕为笑又爬进了蚊帐。白蛇傻啦瓜唧地以为那男的天亮就会惦记她的安全,但都转天晚上了,对方连个电话都没打。白蛇又用了不知道怎样的借口找人家,俩人才能再次在砂锅摊儿上共度良宵。因为年轻,爱,是没有什么理由的情绪。可是,最终白蛇还是没能留住这份感情。但她却记住了教训,不再深情。

白蛇发愤图强,一女的,有自己的公司,有自己的投资,有房有车。坐在她宽大的办公室里,她说:“我觉得,我不用结婚了。”我低着头,我本来想说“感情”俩字的,后来觉得感情在物质面前太轻浮了。很多人没打算以挣钱的目的结婚,奔感情去的,可是离婚的时候却倾家荡产,感情在不知不觉中早就不知去向。白蛇一直也不缺男友,各式各样的,有的替她当过快递,跑来跑去送过文件,有的帮她盯着装修房子,但成年人的恋爱都很冷静,付出与得到拿捏得恰到好处,所以成全一个婚姻却很难,大家似乎都怕“被洗牌”的混乱代价。加上白蛇在物质上没有太多的野心,独立自主的生活已经游刃有余,赶上下水道堵了灯管憋了找物业就行,如果没有真挚感情,婚姻还真不是必须。

有次跟白蛇共赴一个饭局,我旁边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孩说:“现在的男生,比女生瘦,比女生白,比女生好看,还特别爱跟我们女生抢男生。想正经谈恋爱,不容易啊!”我嘴里的肉丸子一口给咽进去了,忘了嚼,差点噎着。现实真是越来越复杂了,如此看来,还是女人刚烈,宁愿剩女,也决不将就。

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白蛇忽然在饭桌上问我:“你说为什么要结婚?”我说:“这是自然规律。就像人到了一定年龄要换牙,自然而然乳牙掉了,新牙长出来了。但你不关照好自己的牙齿,会有龋齿,会得牙周炎,牙会掉,你还要拔牙做假牙等等。”白蛇表示不认同,面冲我龇着牙,用不锈钢勺打门牙开始挨个敲了一遍,拿牙当编钟了。然后说:“我其实牙不错,但还是做了烤瓷牙。”我心话儿,你是钱烧的!她又问了一遍:“你说为什么要结婚?”我有点烦,因为麻酱拌茄泥刚打我眼前转过去,我好多年没吃这口儿了。我一边把菜往自己怀里带,一边说:“下雨的时候你为什么要打伞?马路上的人都打伞,你不打就太奇怪了,当然,你淋得透心凉是你愿意。”

其实我知道白蛇是想问,为什么遇不见真爱。记得曾经在网上看过一段话:你仔细看看身边的人和事,你会惊觉,混得好的男人,基本都是讲义气,有担当,轻得失,买单王;而混得好的女人,基本都是甜嗲哄,会算计,懂钻营。你找不到对象是因为你一直用男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姑娘的外表,爷们的心。

剩女的现实是,每个女人都在寻找一个爷们,最后发现,最爷们的原来是自己。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